蛰伏修炼、重新起航

论邦泰医疗成功秘决(转载)

自从我离开邦泰集团,至今不时有朋友会找到我,要我给介绍几个在邦泰做网络不错的人选,希望能出高薪挖走为己所用。每在这个时候,我都会说,我帮你问问吧,看看有没有最近打算离职的,但是至今我也没为这些朋友们介绍出来一个邦泰的网络人才。

最近,又有投资医院的朋友跟我聊及邦泰,说邦泰做网络太牛了,这位朋友在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依然不忘要我这个已经离开邦泰的人给介绍几个网络人才。

正由于和这位朋友年龄相当,我们也是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才可以直言不讳的告诉他说:在邦泰网络做的很好的人,挖过来不一定能适合你,因为这些年也有很多离开邦泰到外边公司来发展的人,最后混的并不如意。这不,前不久,就有一个年前从邦泰离开的小兄弟,最近让我给帮忙介绍工作。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

这两年,大家都知道了邦泰在网络营销方面很成功,让整个医疗行业很眼红,也有不少的公司出重金,挖走了一些邦泰的小主管,但是最后发现挖来的人并不适合自己。也有一些朋友本来是在邦泰发展的如鱼得水,最后因为来自外界高薪的诱惑离开邦泰,在外面两个月就耗费了“邦泰”这块网络金字招牌,又被打回了原型,什么都不是了,比如我前面提到的那位小兄弟,最近他就下岗了,还得四处去找工作!

其中原因,我认为是大家挖走了邦泰的网络人才,但是挖不走邦泰的企业理念。

为什么,我想说大家挖的走邦泰的人,却挖不走邦泰的企业理念呢?我下面就给大家细细道来,我认为这也是邦泰成功的秘诀!

首先,我要给自己打一小段的广告,因为我觉得对后面的分析有铺垫作用。我本人自从2002年做记者开始,2004年转行做家电卖场策划,再到后来加入医疗行业做策划,自认为自己是策划界中的牛人,是孤傲的,也是孤独求败的,我可以牛X的说,这些年我也创造了很多的记录,不管是我做记者也好,做家电卖场的策划也好,还是做医疗策划也好,很多时候我策划的广告和亲自采写的软文报道出去,一天接几百或上千个咨询电话很常见,顾客当然是源源不断的来。我2008年开始玩网络(所以用玩,是因为我一直认为我在企划方面的专长肯定是优于网络的),我操盘的几家医院网络部,多的时候能来700多人,差的时候也能来400多人,所以我觉得自己有点真本事的。

2009年,我终于很荣幸加入到了邦泰集团,在邦泰总部工作的3年左右时间,我也多次得到了“大黄总、小黄总”的接见和优待,让我感触最深的不是我如何从“大侠”变成了“小虾米”的历程,而是邦泰的企业理念让我印象深刻,我觉得这也是邦泰成功之主要秘决!

邦泰成功之秘决一:员工都用数据说话!

邦泰人喜欢用数据说话,所以在大黄总的领导下,邦泰网络部特别成立了一个数据中心。

数据中心的职责就是为网络部提供各项数据分析和统计,做到网络推广精确投入。邦泰集团领导对数据的敏感程度,至今都有这样一个传说:集团大黄总可以熟背手下几十个医院经营主任的电话号码。有需要的时候,基本不用翻电话薄,直接就手按电话键盘就能准确输入各个经营主任的电话,牛叉吧!

我猜测,邦泰的所有网络营销主管正是在大黄总的影响下,很多人对网络来诊、人均成本是了然于胸。记得,我那时候经常喝邦泰咨询部的美女们打成一堆。第一天,我问:武汉今天来了多少人?长春来了多少人?她答:武汉21,长春19;第二天,我问:武汉今天来了多少人?长春来了多少人?她答:武汉昨天是21,今天25,一共是46.长春昨天是19,今天是18,一共是37……

离开邦泰回到成都以后,我问现在的手下:今天我们网络来了多少人?她答27.我又问,昨天呢?她答:好像是23吧。我再问她:确定昨天是23吗?她犹豫了一阵,然后告诉我说:记不清了,忘记了,我一会去查一下QQ上再告诉你吧。我倒,……

邦泰成功之秘决二:高能人才都有高薪!

很多公司喜欢去挖邦泰的人,自以为开个两万、三万的月薪就能挖出来一个网络总监。

我记得去年春节的时候,广州某集团的一位朋友给我说,你帮我联系一个在邦泰做网络很好的,待遇随便他开多少我给多少?我告诉对方说,兄弟你也得告诉我一个你们公司最大接受程度是多少啊?他说,2万或者2万5可以了吧!我很直接的回复说,换是我,我都不会来!这点钱想挖邦泰的一个网络总监,悬乎!这位仁兄对我说,不能看前面啊,做好了业绩上去了什么都好说,肯定不会亏待他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跟人讲远景!现在,每个老板都喜欢把自己当马云,都梦想能揽一帮子兄弟跟他创业,都在给描绘美景,好像自己的公司以后上市了,能分一些原始股给大家。

说实话,这种一个月2万或者3万的待遇对邦泰的网络总监们基本不具有诱惑力,邦泰的几个网络总监,传说一个月能拿7万、8万的也有,只是工资在每个公司都属于保密,我也是听说,不敢确定!呵呵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邦泰拿2万或者3万的网络和咨询人才有很多,只要有能力,项目会越做越多,奖金自然就越来越高。另外,邦泰每年也会从各个地方挖人,也有很多人到了邦泰,只是渡了一下金,半年或者更短时间就离职了。原因是这部分人,刚加入邦泰也拿着不菲的月薪,但是一旦被检验出真才实干以后,基本就失去了做更多项目的可能,发展也就到头了。所以,能经过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了,待遇自然是不菲的。

邦泰成功之秘决三:对员工尊重高于一切!

每个公司都宣称“人才是第一生产力”,但是没有几个老板能和邦泰的黄总可以相比较。

本人自2004年转行从事策划行业,混过的大公司也不少,见过的大老板也多如牛毛。特别是做记者那几年,什么省委书记、省长、市长、局长,我见的是眼花缭乱,当年一起吃过饭的老板中也有入选过胡润或者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的中国首富,中国第二首富,他们很多人确实“牛”,看人始终都是低头不正眼看下属,老子那时候待遇也很高,但就不喜欢为这样的老板卖命。

反而,我在进入医疗行业后,和这个圈子老总们打交道觉得禁忌少了很多,不管是太平洋集团也好、康新集团也好,还是邦泰集团,老总们对下属的尊重都是很不错的。但是邦泰的黄总给我印象是最深刻,他经常提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们都是人才,是为我在创造效益,我没有理由不对员工好!我是最很深有体会邦泰的爱才,负责集团公司肝病的陈总,连续两年组织一批员工为我过生日,不但安排包厢吃饭,还有生日蛋糕。陈总有几次告诉我说,在公司还有一个人比我更爱才,那就是黄总!

说实话,邦泰黄总对人才的爱惜超出我的想象,我离职后,他可以安排他的助理飞赴成都来见我,希望我能再回去做事,百忙之中还不忘给嘱咐给我带一份礼物。

现在,很多公司都说,我们都很重视人才,但是我觉得大部分老总都是停留在口头,实际行动没有,当把人挖来以后,就认为我给你发工资,你给我做事是理所当然的,最后大家不欢而散。

往往结局是:被挖来的人才在走后了会说,来前给我的承诺和来后,承诺根本不兑现;老板会说,我给你那么高的待遇,但是你来了并没有让我看到你值这个价钱……

希望这篇文章告诉朋友们几个道理:

第一,你们让我从邦泰帮忙挖人勉为其难了,因为据我所了解,你们能挖走邦泰的人,也挖不来邦泰的企业理念。比如我前面所说的,所有营销人要对数据的灵感,这种敏感不是能模仿的,是需要大家都用心的。有时候,很多人会说我们尽力了,但是我认为尽力和尽心差距太大。而要让员工尽心,离不开高薪和尊重,高薪和尊重又是孪生兄弟缺一不可,很多时候不仅仅是说出来就能让员工得到尊重,而是要从细节之中让员工看到被尊重!

第二,大家需要明白的另一个道理是,挖人不仅仅是挖他的经验,而是要分清楚这个人来了以后,他是凭经验做事还是凭创新能力做事?如果你只是想挖一个在邦泰有丰富经验网络的人,你也错了,因为人凭经验做事不可能成功,市场永远是变化的,经验是昨天的,昨天的经验能适合今天的市场竞争吗?我看未必!所以,我现在听到很多人给我说,以前我就是这么这么做的,效果很好,我从心里就看不起这个人!挖人,能挖到有思想的人,才是高明的老板!

第三,分清楚谁是真的好?现在很多企业都养着一群来上班混日子养老的人,这些人做事真本事没多少,拍马屁的功夫是一流,很多老板又喜欢听这些马屁话,误以为这些人才是对他忠心,最后有德有才之人都愤愤离去。在邦泰,善于阿谀奉承的人是没有发展空间的,没真本事的人也很快要被淘汰的,因为老板明白一个道理,企业是我的,能为我创造效益的人才是真的在帮我,那些只能混日子拍马屁的的人是在害我!

第四,我也想说,邦泰成功不仅仅是偶然或者必然的因数,我不希望邦泰被神化了,邦泰的成功也离不开烧钱,烧推广费,烧人员工资。比如,邦泰的网络到诊人均成本超过1000,黄总却还能接受,因为他会算账,假如一个月投入100万,也可以来1000个初诊,平均每天挂号就能有30多个!但是,又有多少医院现在一个月广告投入超过100万,初诊能达到1000吗?俗语说的好“城里的人觉得城外好,城外人觉得城里更幸福”,其实每个企业都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你又怎知你的企业现在就不是最好的呢?羡慕嫉妒恨都没用,想超越别人,只有自己做好每一个细节,当别人在细节方面犯错误,你就能超越。

最后,我很喜欢“平常心、竹叶青”这句广告,希望以前邦泰的领导或者同事们看到这篇文章,也能包容我的直白!我首先申明无意攻击邦泰,也不想来宣传邦泰,更无意泄露邦泰的员工工资或者核心数据(其实,我手里也没什么邦泰的数据)。我妈经常对我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所以我相信,邦泰坐上了行业老大,应该要有被后来者超越的危机感,我们每一个非邦泰人也都要有超越邦泰的信心!因为只有你追我赶,我们才都会进步,学习和得到的更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网站分类
网站收藏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  Theme By 爱墙纸

Copyright Guoliucun.com Rights Reserved.